盛大热血传奇新开,隐在旱塬上的一处桃源

新开传奇网站 2022-06-14 18:19:00212147采集传奇sf小飞侠

本文转自:平凉日报

□张惠灵 文/图未去新开前,就知道新开是中唐宰相牛僧孺故里、抗美援朝扫雷英雄姚显儒的故乡。新开有闻名遐迩的屹塔庙与蛟龙寺。去了新开才知道,新开是隐在陇东旱塬上的一方净土,藏在古树名木中的一处桃源,折进历史云烟里的一幅册页。为探寻新开的历史文化遗存,灵台县政协组织文史爱好者踏进新开腹地,沿着一段段崾岘前行,访古迹,拜古树,谒古寺,与一个个额头上堆着皱纹的新开老人交谈,仿佛翻开了一部古书。神奇蛟龙寺灵台县新开乡虽为弹丸之地,但两寺一墓足以使它辉耀四方。如果说遇见屹塔庙,遇见了神话与传说。那么,遇见蛟龙寺,就是遇见了信仰与传奇。蛟城庙在新开乡华掌村,这里群山环抱,绿水萦绕,山下溪流潺潺,山上梯田次第,山壁窑洞遍布,人去窑空后,只留下黑黑的眼睛。蛟城庙地处山沟中间一处平坦之地,粗看是一个农家小院,低房灰瓦,隐于树丛,砖头砌的院墙很高,木头做的大门却很小。新砌的围墙外有旧墙的残垣断壁。同行者约来看守开门。看守面色黎黑,温言少语,问三句答一句。他说他家已搬至距庙十多里外的新农村,他日日行走山路,前来探护。民间文化遗存正是靠他一样不辞辛劳不计报酬的人日复一日守护,才得以保存下来。走近小院,但见门首刻着蛟龙寺三字。寺、庙同源,为何在外人耳中,这里叫蛟城庙,而不是蛟龙寺或蛟龙庙?仅仅是口误吗?当我带着疑问抬头时,再一次与那些遍布在山壁上的黑眼睛对视,一孔孔窑洞仿佛一位位隐士,向我讲述蛟城庙昔日的繁华与热闹。在农耕文明时代,这里水草丰茂,土地肥沃,村庄里人丁兴旺,街市繁华。在梯田劳作了一天的人们黄昏回家,经过蛟龙寺,焚一柱香,许一个愿,让神灵的祥光拂去一身的疲惫,再到寺下的店铺买些针头线脑,对付山中日月,日子一天天过去。在山里人看来,蛟龙寺一带繁华如城。于是,他们一传十,十传百,四邻八乡的人便把蛟龙寺一带称作蛟城庙了。我站在寺前遐想时候,听见木门吱呀一声打开,随了看守推门而入,满院肃洁。站在院中,举目四望,院里三殿组成一个典型的四合院,正殿面南坐北,东西两殿相向而立。兽檐龙脊,脊上群龙缠绕,莲花盛开,正中两龙呼啸相向,欲冲天腾飞,两檐各有一龙,做翘首冲天之势。檐角兽为麒麟,活灵活现。殿上皆铺龙瓦,瓦上覆满苔藓。看守轻轻打开正殿门,顿感满目生辉,光彩耀眼。正中端坐三佛,均为彩塑,情态端庄,低眉慈目。四壁绘满壁画,上为道家群仙,腾云驾雾,衣袂飘飘。下为佛国十八罗汉,情态可掬,神情各异。佛道同一,安居一寺,共同守护着这方生灵。隔了四百年的光阴看过去,画中人物依然栩栩如生,呼之欲出。正殿中央大梁上悬着一块木匾,上书长寿殿,为方正篆书,落款可见乾隆丁酉年献乾隆四年字样。东西相向的两殿亦是墨宝生香,山高水长,画中高士散淡,或面山沉思,或扶锄望月。置身蛟龙寺,仿佛行走在一幅连绵不断的画卷中。在破四旧的文化大变革时代,蛟龙寺能幸存完好?曾主政新开乡的黄玉清说,蛟龙寺的历史要推至北魏年间,那时佛教盛行,蛟龙寺曾有千佛碑镇守,方圆几百里的信男善女把蛟龙寺当成一块信仰高地,前来祭拜。千百年来,寺址虽几次迁移,但寺里香火一直未曾中断。建国后,千佛碑被送至县博物馆。蛟龙寺之所以能幸存,一是新开民风淳朴,打、砸、烧、抢之事很少发生。二是解放后遍设学堂,当时蛟城庙一带缺少校舍,蛟龙寺被临时改作学校,群众用泥糊了壁画。老师学生都是壁画的保护者,无人破坏。改革开放后,学校撤离,蛟龙寺又恢复了昔日盛景,逢年过节,常有群众来寺里祈福。近年来,陆续有外地人慕名前来观赏,无不惊叹这些壁画绘制之精美,保护之完整。蛟龙寺已被列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。在新开,屹塔庙与蛟龙寺,一处在山巅,一处在山底。一龙降雨,一龙治水。两龙呼应,把神话传说与宗教信仰完美地结合,为新开赋予了神奇的色彩。怀古牛相墓新开得以远近闻名,与这里的山水寺庙有关,更与这方水土养育的名人有关。提起新开的名人,牛僧孺首当其冲。大凡学过一点中国历史的人,都知道中唐历史上那次著名的牛李党争,牛僧孺作为牛党领袖人物,一度被推上风口浪尖。抛开党争这个敏感话题,审视牛僧孺的人生阅历,倒有许多可圈可点之处。一个平民出身的青年,从远离长安的故乡新开出发,走向大唐政治中心,在大风大浪中浮沉,历任唐穆宗、唐文宗两朝宰相,这个故事本身就非常励志。更难能可贵的是,牛僧孺退出政治舞台后,并没有消沉,而是潜心民间故事的搜集与整理,写出了卷轶浩繁的唐代传奇小说《玄怪录》,使小说这一登不了大雅之堂的文学体裁从此进入士大夫眼里,成了与诗、赋、词、曲、散文并列的文学体裁。《玄怪录》在文学史上的地位,鲁迅先生早有定论:选传奇之文,荟萃为一集者,在唐代多有,而煊赫莫如《玄怪录》。人以地灵,地因人名。新开因为诞生过牛僧孺这样一代政治明星与文学名士,早已载入了史册。史传牛僧孺做人刚正不阿,胸怀治国韬略,文章直陈朝中流弊,一度被贬,但终因品高才重,终被起用。在中唐官场已经普遍腐败成风的情况下,他拒收贿赂,为官清廉的美名使他不仅赢得了以科举出身的士人的爱戴,也迎来了他仕途的两个巅峰。牛僧孺逝后是否安葬灵台,说法不一,但在他的故乡灵台县新开乡仍有他的墓冢。在新开乡牛村一处形似簸箕湾的山坳里,一堆黄土隐于荒草丛中,冢前立着甘肃省人民政府于1981年3月立的墓碑:牛僧孺之墓。史传牛僧孺墓有好几处,新开墓室可能为衣冠冢。是否衣冠,都不重要。生命在轮回过程中,都要化成黄土。重要的是,一个人无论身前多么威武,多么显赫,最后心中念念不忘的还是故乡。牛僧孺墓四周群山环抱,风烟俱息,墓前静水流深,适合灵魂安息。夕阳敛去最后的光芒后,只见雾霭升腾,飞鸟归巢。再深的恩怨,都不过是一缕轻风。再重的恩宠,都不过是一丝浮云。活过,奋斗过,付出过,就足够了。位高不必忘形,位卑不必丧志。牛僧孺生前曾叱咤风云,如今也只剩一坯黄土。看守姚旭说,牛村有姓张的、姓姚的、姓魏的,唯独少有姓牛的。传说牛李党争之后,李党追杀姓牛的人,姓牛的人不是改姓魏了,就是搬到新开的寺底村了。距牛僧孺墓不远的山坡,有一眼清泉,四季不断流,冬季不结冰,供应着这一带居民的饮用水。泉边鲜花怒放,树枝上鸟鸣啁啾。奇怪的是,泉高人低,泉下就是牛僧孺墓。泉水只是滋润着墓地的青草,养育着这里的山民,却从未满溢到冲刷墓地。古树,历史的活化石百岁老人少见,千岁的树亦少见。树的生命在风、在雷、在电,更在人。人让树活着,树就可以百岁、千岁、几千岁地活下去,直到活成化石。新开就是一个长满树化石的地方。从新开坡头的孟家岭古杨开始,一棵棵古树就像一块块化石一样依次递进旅人的眼眸:平展展的塬面上,一棵大树巍然挺立;弯曲的小径旁,一棵大树赫然耸立;沟边的涝池旁,一棵大树擎起一片葱茏;房前屋后,一棵大树遮云蔽日……新开有多少棵千岁以上的古树?老乡们说不清。一个人走在新开是幸福的。四周是天然氧吧,山梁、沟壑,无不被树覆盖。春天,一树一树的花开让你恍如梦幻般的仙境。夏天,到处绿波荡漾,翠色欲流,让你心旷神逸。秋天,山色斑斓,令人目不遐接。冬天,落英缤纷,令人浮想万千。一棵树生在新开是幸运的。树想怎么长就怎么长,只要树足够强大,就可以超越时间的洪荒,活成神,活成仙。新开的树活出了自己的模样,个性张扬,恣意生长,横着,竖着,斜着……只要树乐意,都可以长出个性,活出精神。新开人不会对树斫枝,删直,修剪成人喜欢的模样。在桃花湾,在蛟龙寺,在屹塔庙,在一切树能生长的地方,都有古树。从新开去陕西丈八寺的路上,居然有十多棵千年古树,古槐、古柳、古杨,各具风采,各显风姿。其中一棵树据说有两千多年的历史,树身已如老人躯体,半是遒劲半沧桑,树杆中央被雷电多次袭击,呈空洞样,树冠状若浮云,投下巨大的影子。最为神奇的当数屹塔庙的古树。古柏、古松、古槐自不必说,一棵一千三百多年的木瓜树从庙里斜向着伸出,如虬龙一般,弯了两道弯,才长成龙首,猛然看去,昂首做冲天之相,让人不由得心神肃然。除了木瓜树,还有一种形似榆树的古树,纹理纵深,宛若刀刻。新开书法家牛立坤老人说,那是柽榆树,属稀有树种。人类社会发展的历程中,充满了刀光剑影。人在创造文明的同时,也在毁灭其它物种,其中受害最大的就是树木,被砍、被伐、被烧……似乎树天生就是为人服务的。一些树变成柜箱、门窗,另一些树变成柴火,化为灰烬。尤其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,几乎所有山头的树都没有幸免。在树木被砍被伐的浪潮中,新开的大树能够幸存,足见新开民风是多么淳朴。人把树当神一样对待,树怎能不永葆青春!新开传奇网站

Copyright © 2022 传奇私服发布网-新开传奇网站-新开传奇私服-找传奇SF就上好私服www.lxidea.cn All Rights Reserved.

邮箱:ad3in@a56in.com XML地图 传奇私服